因為上上周五的大風雪,上星期一花了一筆不小的錢坐車回到學校,打算回校取工作用的衣物。這中間許多顛簸,包括到車站時眼看車從我眼前走了、下一班車要等兩個小時後、火車遲到誤點以致公車又走了、下班公車要等四個小時後、換了另一班公車但要步行四十分鐘(過程不包括可能的迷路還有可能會有的凍僵,當時溫度2-3度)、沒有聽懂公車司機的指示跟上帝給我的感動果真迷路在荒郊野外(當時我因為早晨跟上帝"掛保證",不論發生甚麼事情,絕對用讚美來面對,這一刻理智還記得這事,所以感謝主至少他沒有下雨或下雪)、但讚美完且開始打算走回原地的路途中,立刻來場雨,裡頭愈來愈多不安、焦躁、還有怒氣。在一個圓環中,問了婦人怎麼走到我們學校,她給我的指示當場讓我驚嚇不已,因為那代表我得再花兩個小時走山坡、路過墳墓、有得沒得,再她走了之後,裡頭有個聲音叫我走眼前一條小路,我決定這樣相信,心想如果我還蒙神眷顧的話,但走到一半,遠望又是一個荒郊野外,不禁開始對著天空大罵咆哮起來,裡頭突然又來個聲音提醒我,
"這樣對他是不公平的,因為我並沒有走到盡頭,就已經這樣論斷他是在整我。還跟我說,至少我剛剛不乖乖聽他話時,還堅持走到高速公路上才確定是走錯。"
想想上帝說的也沒有錯,至少我要走出一條路,真是確定錯了,再罵他也不遲。走著走著就真得到了學校。(對...對..不..起哦,上帝! 但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要來場暴風雪、早上八點出發、到校卻是下午一點半,不明白上帝在做甚麼、甚麼心意呢?)~

禱告許久,上周六是我跟神約定"他"可否成就一事的最後一天,以致上周心想將有許多忐忑不安、打算上帝未成就的話、我將再對神有多少的失望、會覺得他是多麼沒有能力、多麼不眷顧我;同時,這又是一周跟神求我要去參加聖誕節敬拜跟神感動我開始正式進入教會服事的時刻,我原意焦聚在服事這事上,但神用馬大和馬利亞的經文使我立刻轉了一個方向,跟神祈求上周日放假,使我全心參與周六夜晚的敬拜,可以更深地親近他。神垂聽了禱告,鹹式料理的師傅主動問我打算哪天放假,僅回應工作最多那天我不放,想學更多的事情,於是,他立刻跑去跟總師傅要求讓我放周日。但到了上周六,發現這整周讓我忐忑不安的,不是我跟神約定的事情,是我將在周日進入的服事這事沒有任何的回應。一直在想上帝是否並未應允。周六這天終於到了,意外地提前下班,神感動我跟一位小師傅一起搭車同前往巴黎,提醒我要跟他作見證。僅問他是否那天也要去巴黎,他卻反跟我說,我們兩個要一起同時搭車,但睡不到三四小時的我們,打算一上車從頭到尾狠狠地倒頭就睡~我們如期地搭上公車、各自買了火車票、在等車的時刻整個人已經陷入昏迷。突然,他問我為什麼要去巴黎。一點清醒地回他,我跟一位姐妹約吃飯,停了兩秒,又說但重點是,晚上教會有聖誕節敬拜活動,我等這天等很久了(此刻心裡有不知怎麼的水流在流動中)。

他眼睛突然一亮,大笑地說,通常這個時刻,如果他問其它女生,他們都會說"要去大大狂歡、到處參加派對!倒是第一次聽見有人說要去教會,可以這樣開心!"

我也是參加派對啊,而且是敬拜上帝的演唱會耶! 怎能不High勒~

他開始好奇問我許多信仰的問題、我如何認識神、他在我生命一路上做了多少奇妙的事,許許多多說不完的見證(想想上帝在我這一路信主的過程中,真是一堆見證,何等蒙恩!)

記得他問了幾個問題,使很多現在人會問的吧! "你喜歡你的生命嗎?"

我說"信主前我恨透周圍的每個人事物,信主後,不僅深愛我的生命、明白生命的價值、我愛自己,因為深深感受神對我的愛,我知道我的價值沒有甚麼可以被取代!"

我想起在信主後,曾有個非常深的感動,就是信主前一直覺得自己好似浮在空中,從未感受過甚麼叫"著地"。但在信主後,那種深深踏在地土上的感覺卻是那樣的深刻,那是一種從神而來的價值,在我心中永遠深烙著~

他又問,你沒有討厭的人?

我回答,"我有! 但我在學習不評價任何人,所以我閉口。我會一次又一次回到上帝面前問、反映我的不滿、誠實跟他說我不喜歡這個人。求神幫助我、使我明白發生甚麼事、我該做甚麼、或者我該修剪甚麼? 然後,我慢慢明白我是一個罪人,這個罪不一定要是世俗所說的偷搶殺姦,光是我們裡頭的論斷。論斷,很多人說那不過是小事,每個人都會犯。那麼,那些他人不過的幾個話語,為什麼會成為你生命的一個刺痛呢? 突然,我笑起來回了他一句不關緊要的話,當基督徒可是一種挑戰,甚至比你在世上面對的那些事還要來得大,因為要面對的可是在你裡頭早已不願再面對的各樣問題、各種恐懼!"

我想起前一陣子教會邀請一位加拿大的牧師Denis Morissette,他在佈道時一句深刻烙印在我心中的話,"教會,不是一群聖人聚集的博物館,他是一群罪人所在的醫院~"

"Eglise, c'est pas un musee pour les saints, mais un hopital pour les pecheurs"

有關他的佈道內容可以參考我們教會網址 (法文版) le message sur la site de mon eglise

http://www.monegliseaparis.fr/page/edifier/22/518/la-foi-dans-la-vie.html

 

兩個眼睛都出血絲的人,累得不成人樣,卻在路途中沒有停止的話題(每次我停下來時,他就一直催促我不要停,繼續說! = =")~

最後,巴黎到了,在分開前他突然對我幾句話,我將這些話放在神面前,求神引領他~

想想真是不可思議,兩三周前,因為我想留在家中跟神有更多的親近,拒絕參加他辦的party,他還惱怒對我說,"去你的宗教!"

------------------又到了晚上的敬拜活動,不停唱啊唱著得詩歌,對上帝真是多少敬畏還愛意,想起過往的生命,淚水就緩緩的流下。

那晚有個未信主的姐妹也問我如何信主,分享如何信主的見證,她眼睛為之一亮,對我說,你生命是有使命的,上帝帶領你的生命,有很大的使命!

她說對了,這些確實在神的引領中,一步一步愈來愈清楚~

-----------------午夜到來,跟神禱告的事甚麼都沒有發生。有個聲音問我打算放棄了嗎?

精神狀況已經到了站著都可以睡的狀態。只想跟神獻上感謝,他讓我在這天可以跟兩個法國人作見證,這比上帝成就我的事情來得興奮許多,加上隔天有更重要的服事(即使負責人沒有回應我,依舊相信神已經賜予我了!)而神確實也在這一天真的賜予我這恩典服事(未來再談這事吧!)

這段期間,從上帝提醒我"並沒有走到盡頭"到現在,一直在想神在使我明白些甚麼?

我知道自己是個非常蒙恩的人,過去剛信主跟神禱告要甚麼就有甚麼的時刻,到學習神拒絕我,但依舊券顧我、引領我、使我得平安的過程,

理智上,面對上帝在這三年來的這個禱告尚未有所成就,我是失望的。但神提醒我,奇蹟是"他在無可指望的時候,因信仍有指望。" (聖經羅馬書4:18)

在我打電話回家中,從聲音更為虛弱的母親口中說"現在都是哥哥固定餵她吃飯、替她翻身、她的骨頭已經痛到不能再說多甚麼了?"

你說我會不會對神失望呢? 這一刻我都不知道該再用甚麼鼓勵的話跟我母親說了~

而神在這一刻,依舊對我說"並沒有走到盡頭..."

跟我母親說,你要堅持到底,儘管不容易。(說這話時,心很像在淌血~)

我會沮喪、會軟弱,甚至有衝動這一刻不聽神的指示,但我知道我無法面對之後衝動下的結果~

所以,我只好又回到禱告室中,安靜在他裡頭、安靜在他裡頭~

 

再持續禱告、為我母親跟我對神的信心禱告,好嗎?

 

最後,介紹最近我們聖誕節的進度

http://mesrevesdes2008.pixnet.net/blog/post/38500009

 

平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srevesdes2008 的頭像
mesrevesdes2008

絕對藍帶"走過楓丹白鷺的春夏秋冬 Mes souvenirs a Fontainebleau"

mesrevesdes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